真钱赌博5t5tnet赞   關于協會  組織機構  協會動態  學術會議 科普宣傳  對外交流  癌癥康復  期刊雜志  科技服務  科技獎勵  協會黨建  會員服務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抗癌協會 > 抗癌前沿信息 正文
超閱之人物:郝希山,醫生要有仁心仁術
2012-07-19 02:54  稿源: 天津日報

  郝希山,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腫瘤醫學家。國家人事部、衛生部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現任中國抗癌協會理事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國際抗癌聯盟(UICC)常務理事、亞太抗癌聯盟(APFOCC)主席、天津醫科大學名譽校長、天津市腫瘤醫院名譽院長、天津市腫瘤研究所所長?;竦?011年度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獎。

  印象:我們身邊的“心術”大家

  在2012年的科技獎勵大會上,天津醫科大學的郝希山院士捧走了2011年度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獎。在網絡上搜索郝希山的名字,他個人的專訪文章非常鮮見。但因為科技重大成就獎這個由頭,一向低調的郝希山同意接受記者的采訪。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記者在天津腫瘤醫院他的辦公室內對他進行了專訪。

  1945年,郝希山出生在河北省阜城縣一個僅有76戶人家的小村莊。父親留給郝希山最深的印象是“勤勞”——每天天亮他睜開眼,父親就已下地干活了,所以他從來不知道父親是幾點起的床。郝希山繼承了父親的勤勞,上學的時候他一直很努力,成績在學校一直數一數二。每次考完試,老師都把學生的名字寫在一張白紙上,其中前三名老師會拿紅筆勾出來,學生們管這叫“坐紅椅子”,每次考完試郝希山都會“坐紅椅子”。到了初中,郝希山依然是同學們的“小老師”。這種勤奮的品格貫穿了郝希山的一生,可以說,郝希山取得的所有成就都離不開他的勤奮。與腫瘤斗爭40多年,郝希山在我國腫瘤治療、防控及科研領域孜孜以求、不斷開拓,可以說是碩果累累:他注重將科研成果應用于臨床,在腫瘤外科、腫瘤免疫與生物治療方面取得了多項創新性成果;他帶領的團隊先后承擔國家攻關課題、863計劃、自然基金及天津市重大科技項目20余項,獲得多項天津市及國家獎項;他創建了獨具特色的腫瘤防控和個體化、規范化治療體系,其創新性研究成果,對于國家制定腫瘤防控策略,提升我國腫瘤治療的整體水平,起到了積極作用。

  采訪中,郝希山經?;崽岬剿睦鮮鶼哉淌?。在腫瘤醫院入門處,金老的半身銅質雕像奪人眼目。郝希山說,每每與金老的目光相對,你就不能不反思自己:你用愛心對待患者了嗎,你為學科培育好人才了嗎,你為腫瘤事業發展盡職盡責了嗎?郝希山說,尊重人才,尊敬師長,是一個人的基本素質。我取得的成績也是在老專家的基礎上發展的,是站在了他們的肩上。只有尊重人才,尊重知識,才能克服目前學術界浮躁的風氣,才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郝希山說,“德”是醫生職業的靈魂。如果你抱著發財的想法,最好不要選擇這個職業。他經常告訴自己的學生,作為一名醫生,必須仁心愛人、道德高尚,醫術上應精益求精。腫瘤是一個復雜且難治的疾病,作為一名腫瘤醫生,還必須有“尚新至善”的精神,你必須時時刻刻向其他人、向社會、向國內外的專家學習,特別要不斷從自己從事的工作中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并深入研究。只有不斷努力學習、不斷追求創新,才能不斷取得進步。“德高醫粹,尚新至善”是郝希山從醫40多年的感悟。

  在30幾歲的時候,郝希山就已經主刀做了胰十二指腸切除術等當時腹部最大手術。隨著大手術的增加,無奈也伴隨著成就感一同到來。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當郝希山把親手切下來的瘤子托給家屬看時,感到非常欣慰。但是,沒過一年半載,癌癥復發病人又回來了?;頰呔四敲創蟮氖質?,醫生下了那么大的功夫,但是癌癥的復發率那么高,那種感覺讓他非常沮喪和無奈。從那個時候起,他就在思考,要為患者真正解決問題,減輕患者的痛苦,提高癌癥的治愈率。郝希山說,醫學科學創新的最大動力來自于為患者造福的愿望。這個愿望越強烈,創造力發揮的空間就會越大,病人的疾苦是自己在科學上不斷探索的動力。

  選擇學醫

  從為自己到為他人

  記者:當年高考時您為何要選擇學醫呢?之前醫生在您心目中是怎樣的形象?

  郝希山:我出生在河北農村,小的時候父母身體不好,尤其是母親患有哮喘,哮喘發作時,常捂著胸口喘不過氣來。一天夜里,母親哮喘急性發作,父親又不在家,眼看著母親嘴唇發紫,快要不行了,我一口氣摸黑跑了5里地,才把鎮上一個中藥鋪里的坐堂醫生請來,母親有幸躲過一劫。但是在農村得這種病的人特別多,一到冬天病情就會復發,病發的時候讓看著的人都覺得特別痛苦。這種生活的經歷讓我感受到貧苦百姓求醫的艱難,同時也感覺到醫生是個很神圣的職業,讓我非常尊重。但是真正決定學醫,還是在我自己生病以后。我上高中時正趕上度荒的1962和1963年,功課緊張再加上吃不飽飯,我患上了嚴重的腎結核。感覺不舒服就挺著,當時也無藥可吃,直到尿血了,才知道去醫院看。那時候已經晚了,最后不得不切除了一個腎。以前勞動,拔麥子,我每次都在別人前頭。做完了手術以后,再有勞動我都趕不上女生。因為是數學尖子生,高考填志愿的時候我很自然地選擇了理工科。但是班主任主動找我談話,他覺得我身體不好,認為我學醫可以更好地照顧自己。

  記者:您什么時候開始從內心真正認可了自己的選擇?

  郝希山:上學的時候,一個同學的父親已經腹瀉一年了,都沒有好轉。他跟我商量,想請校長給看看。同學的父親來天津的時候,當時的天津醫學院的朱憲彝校長給開了1毛2的藥就治好了。其實同學父親的病很簡單,就是普通的腸道菌群紊亂。在農村老家,醫生以為是腸炎,一直給開抗菌素,結果時間長造成了腸道菌群紊亂,朱校長給開了酵母一類的藥,很快就好了。從這兒以后,我更加認識到醫生這個職業的偉大,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

  學習先輩

  探究創新改進術式

  記者:在您從醫的道路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就是金顯宅教授,他對您的成長產生了哪些影響?

  郝希山:1970年,我畢業被分配到天津市人民醫院,也就是天津市腫瘤醫院的前身,在這里我認識了我國腫瘤醫學的奠基人金顯宅教授。我在學校里就聽說過金老的事跡。最讓我感動的是,為了讓舊中國那些患有宮頸癌卻住不起院的婦女也能得到當時先進的鐳錠放射治療,金老常常不顧個人安危,攜帶著用鉛皮包裹著的鐳,出入于一個個貧寒之家。“文革”過后,金老恢復當院長后就組織辦了英文學習班,他復印了許多英文醫學雜志讓大家練習翻譯。我是學俄語出身的,英語連ABCD都不懂。為了完成老師交給的任務,我抱著字典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對照,自己覺得修改得很順溜了才敢遞給金老看。金老看后,可以說,我的譯文沒有一處不改的地方,我寫一行,金老就改一行。為了追上人家在學校里學英語的同事,我同時報了兩個英語輔導班,每天晚上下班以后去學英語,沒想到我的同桌就是金老的兒子。金老手把手地教我們英語卻沒有時間輔導自己的兒子,讓我深受感動,這種教法讓我不能不好好學習。為了不辜負老師的一片苦心,每天深夜我都對著錄音機,苦練英語基本功。1983年,在天津衛生系統為選拔出國人才而舉行的EPT英語統考中,我得了第一名,金老親自幫我聯系去美國學習。

  記者:從醫幾十年來,哪個手術給您留下的印象最深?

  郝希山: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胃癌是最常見的惡性腫瘤。大部分胃癌患者就診時已是中晚期,手術切除是治療的最佳途徑。全胃切除后,30%的患者會出現返流食管炎、傾倒綜合征、營養障礙等合并癥,這給手術醫生帶來極大的困擾。經過閱讀資料和反復思考,我發現手術中如何保留腸道功能這一問題被忽略了。在隨后經過15年的研究及在動物試驗基礎上,通過對459例全胃切除病例的探究,終于設計出一種具有完整神經運動功能的“代胃”,即通過適度結扎技術,將保留神經運動功能的35厘米空腸兩端分別吻合于食管與十二指腸斷端之間的胃床上,構建間置空腸代胃。這樣既保留了胃腸道神經傳遞功能,又防止了食物返流食管。1987年,我首次給患者做了“空腸代胃”手術,這個新術式使全胃切除術術后并發癥減少了74%,創國際最低。當時研究論文被呈給北京醫院老院長吳蔚然教授,吳老作評價說:這不僅僅是簡單的術式改進,而是手術的創新,是全胃切除后消化道重建方式的新突破。這種手術方式縮短了手術時間,減少了污染機會,操作更簡便,使術后并發癥明顯減少,現在這種手術腫瘤醫院的很多大夫都能操作,還推廣到了國外。

  醫生既要有醫德

  也要有醫術

  記者:在您眼中,怎樣才能算是一名好醫生?

  郝希山:作為一名醫生,需要有高尚的職業道德,即“德高醫粹”,既要有仁心也要有仁術,要永遠把病人的需要作為自己的第一責任。要把病人當成親人來對待。“臨床醫生”,就是在床的旁邊,醫生必須圍著病人轉。做臨床醫生,我最深刻的體會是,從早到晚不能離開病人,要做到細觀察、詳記錄。對于典型病例,應該把患者從入院、診斷到手術、轉歸的整個過程詳細記錄下來。每一次手術完,都要在腦子里把手術步驟梳理一遍,再配合圖示以加深印象。即使成了專家,凡事也必須親力親為,不能只聽匯報,必須親自觀察病人的變化,及時了解病情,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決不能因為自己的疏忽給病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這是成為一個好醫生非常重要的一點。

  我從醫幾十年來,從沒發生過一起醫療糾紛和醫療事故。如果把預案做細,做周到,就不會發生意外。對于目前社會上出現的一些醫療糾紛,由于技術創新造成糾紛的比例還是少的,很多是由于工作上不夠嚴謹,準備不夠充分造成的。在天津的三甲醫院中,腫瘤醫院醫療糾紛相對比較少。

  記者:您如何看待一些患者對醫院和醫生的不理解?

  郝希山:患者對醫院的不理解,與社會大環境有著很大關系。在社會整體都缺乏誠信的大環境下,醫患關系表現得比較突出,是社會的一個縮影。醫生這個群體在社會整體人群當中,素質應該是比較高的,大部分還都是好的,還是為了治病救人的。但他們也是社會的一部分,在這種誠信缺失的大背景下,醫生不敢為病人提供風險過大的治療方案。而且醫生這個職業的專業性較強,醫患之間不可能做到完全的信息對稱,這也容易造成病人的不理解。

  腫瘤發病數增加

  是老齡化社會造成的

  記者:現在患腫瘤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認為是社會環境造成的,比如空氣污染、水體環境的污染。您看呢?

  郝希山:從1975年開始,腫瘤造成的死亡原因在我國城市還排第三位,1985年上升到第二位。在2000年,就上升到了第一位。現在大家認為腫瘤的發生都是由空氣、水的污染以及人的不良飲食習慣造成的,這個有一定的根據,但是并不全面。我們獲得2006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的研究——“城市居民惡性腫瘤流行趨勢分析及預防的研究”,對30年來本市400萬人59種腫瘤的發病原因和趨勢進行了調查。通過這項調查我們發現,30年來腫瘤的年發病數增加了一倍。但是通過分析和科學推斷,一個因素、一個因素地排除,如果排除了人口老齡化這個因素,年發病數并沒有增加。所以我們得出結論,腫瘤發病數增加最主要的原因,是老齡化社會造成的。1981年10萬個天津市民中有174個人患新發腫瘤,到2001年,新發腫瘤人數發展到245個,增加了將近80%,但2001年比1981年的人均平均年齡增加了11歲。如果把年齡因素刨出去,我們新發腫瘤的數量沒有增加,反而稍微有所下降。

  記者:那您認為空氣、水的污染以及不良的生活方式,對腫瘤的發病有哪些影響呢?

  郝希山:汽車尾氣、吸煙、不良飲食習慣都是誘發腫瘤的不利因素。但同時,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也帶來了有利的因素。比如使用煤球爐做飯的人越來越少了,這樣室內空氣污染就減少了;家家都有冰箱了,患胃癌的幾率就減少了。拋開老齡化這個不可抗拒的因素,可抗因素中積極的因素和不利的因素基本上相抵了。如果我們社會的環境質量能夠逐步改善,個人生活方式更加健康,患腫瘤的人會越來越少。

  與腫瘤斗爭40年

  讓病人看到生命的曙光

  記者:現在人們對待腫瘤存在哪些誤區呢?

  郝希山:不要認為癌癥就一定等于死亡。我們發現,現在很多人認為腫瘤是恥辱的疾病,這不僅在中國,很多西方人也有這樣的想法,一些人得了腫瘤之后就不好意思出門了。2008年衛生部委托中國抗癌協會在全國30個省(區、市)的53個項目點開展了以城市婦女為主的乳腺癌篩查工作,我是專家組組長。雖然乳腺癌篩查是免費的,但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查。100個人中有50個人不查,不愿意直面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對于腫瘤患者來說,得了腫瘤之后要積極面對,積極治療,我們治療腫瘤的治愈率和生存率都提高了很多,要保持樂觀的態度,積極面對生活。

  記者:作為一名治療腫瘤的專家,您比其他的醫生要面對更多的痛苦與死亡。與腫瘤斗爭了40多年,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郝希山:每次把腫瘤切除之后,成就感特別強,特別是看到患者家屬那感激的眼神,自己特別有滿足感。但是腫瘤的復發率也很高,每次看到病人腫瘤復發,我們心里也很難過。一方面是病人的希望成了泡影,另一方面是我們的努力付諸東流了。這種事情確實讓人感覺比較壓抑,但是通過我們的努力確實慢慢看到了曙光,讓人對未來越來越有希望。因為這種事情經常發生,所以我們一直努力的方向就是延長患者的生命,增加治愈率。到醫院就診的患者很多都已經是晚期了,而很多癌癥早期是可以治愈的,尤其是乳腺癌。

  通過普查我們發現,來普查的婦女乳腺癌一期或者更早的在40%以上,自己到門診就診的才17%,而早期乳腺癌90%都能夠治愈,客觀上挽救了更多乳腺癌患者的生命。提高治愈率,早期診斷比什么都重要。有更多的患者能夠早診斷、早治療,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版權所有:中國抗癌協會 | 技術支持:北方網 | 真钱赌博5t5tnet赞
津ICP備09011441號